资讯要闻

史海钩沉|甘龙红军烈士纪念碑
时间:2021年01月12日 来源:铜仁市纪委监委网站 作者:佚名 浏览量:

史海钩沉|甘龙红军烈士纪念碑

图为甘龙红军烈士纪念碑

 

甘龙红军烈士纪念碑位于松桃自治县甘龙镇甘龙村官山岭。1934年5月,贺龙、关向应同志领导的红三军,转战到川黔边区,开创了包括松桃在内的黔东革命根据地。红军在松桃自治县甘龙、永安等地发动群众,成立了1个区革命委员会和11个乡苏维埃政府,建立了13个游击队和自卫队武装组织。

区乡苏维埃政府积极组织群众打土豪分田地,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和武装斗争。游击队积极配合红军作战,补充红军兵员,打击敌人,保卫苏维埃政权,对黔东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拓展起到积极的作用。由于黔东革命根据地的存在,在中央红军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连连失利,特别是广昌、筠门、建宁、龙冈等相继失守后,黔东革命根据地已成为中央红军战略转移选择的目的地。   

在国民党军队向中央苏区腹地全面推进的危急时刻,1934年7月23日,中央书记处及中革军委给红六军团及湘赣苏区下达训令。训令说:“中央书记处及中革军委决定,六军团离开现在的湘赣苏区,转移到湖南中部去发展广大游击战争及创立新的苏区”,“给湘敌以致命的威胁,迫使他不得不进行战场及战略上的重新部署,这将破坏湘敌逐渐紧缩湘赣苏区的计划及辅助中央苏区之作战”,对“西征”的意义作了说明。

在这个训令中,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还对红六军团西征的路线、地域和任务作了具体规定,不仅是要红六军团到湘中创建新的根据地和联络红三军,更重要的是要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的先遣队,由湘赣苏区先期突围,深入湖南,调动敌人,摸清情况,探探路子,在湘中地区开辟一块新的根据地,以便中央红军在尔后向贺龙、夏曦、关向应领导的黔东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时,有一个立足之地。

1934年10月24日,红二.六军团在松桃石梁会师。会师后,鉴于红六军团的处境,贺龙指示红三军要尽一切可能照顾、安顿好红六军团,要求红六军团抓紧做好三件事:一要吃好饭,睡好觉,恢复好体力;二要洗澡、理发和洗衣;三要打草鞋,整理队伍。红三军还为红六军团营以上干部配置了马匹,为全体指战员配备了6天以上的粮食和每人两双草鞋。两军领导人开会,研究了建制调整和今后的行动计划,为便于指挥和行动,两军成立了红二、六军团总指挥部。同时,红三军恢复了红二军团的番号。10月25日凌晨,以两军团领导人的名义,向中央军委发报:“二、六军团昨在印江之石良(石梁),明日进至酉、秀间的南腰界”。报告了两军在松桃石良会师的情况和今后的行动计划,在电文的最后,特别提出:“以目前敌情及二、六军团力量,两个军团应集中行动。我们决定加强苏区党和武装的领导,开展游击战争,巩固发展原有苏区,主力由松桃、秀山间伸出乾、松、凤地区活动,建立新的根据地”。当地群众为纪念这次会师大会,编了一首歌谣:十月里来枫叶红,萧克进来会贺龙。两军石梁大会合,千军万马逞英雄。

从红军进入,直到黔东独立师被迫撤离黔东期间,在松桃甘龙区境内,共牺牲了红军团长胡洪生、干部李庚开、秦树成和游击队员、农会干部田应风、阮善昭、田玉林等200多位红军指战员和苏维埃干部。

1980年,为了缅怀革命先烈,甘龙区政府在甘龙西南端街口的官山岭顶上修建了纪念碑。纪念碑坐南朝北,石质方柱形,通高8米,题为“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革命烈士纪念碑”,碑前20米处设碑文台,碑后10米处有红军墓2座,占地面积300多平方米。此后,凡是甘龙地区的老红军和游击队员逝世后,就殡葬于纪念碑后。2006年10月,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时,县政府出资修建了500米的上山石梯,在山脚修建了门坊,题为“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革命烈士纪念塔”,在半山腰修建了四角休息亭。

1988年、2003年,甘龙红军烈士纪念碑两次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(松桃自治县纪委监委)


分享到:5